您的位置: 锡林浩特信息网 > 科技

天武圣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好生无情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9:58

天武圣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好生无情

“不得不说这馄饨的味道真心不错。”

“嗯,皮薄肉多,汤香。”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天明主持倒是诠释的真心不错。”苏启有些讥讽,虽然他并未觉得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此话有不妥但是就是想要讥讽所以嘲笑道:“就不知这色戒破过没有,不过看你这样子铜雀楼的那些姑娘也看不上你。”

鬼影哈哈大笑,天明低头不语,不过二人心中都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确定苏启就只是来攻心,来嘲笑,那么他们自然不用理会。

他们放松了苏启却是持刀了,他的速度非常快因为不用拔刀,刀早已出鞘!

他们二人都未想到,当他们发现之时却已晚,咚咚的两声代表两颗头颅落地。

屠夫与酒徒的头就如此被赤刀一刀两断!

苏启的动作很快,将屠夫与酒徒的人头收入墟鼎之中腾升而起却是朝心境寺前越过百米。

他并没有转身,他的身影刚落地便奔跑起来,当这三千佛人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奔跑出了巷口朝着心境寺寺门而去。

小馄饨店对面有一座酒楼,这座酒楼就是酒徒经常待的地方因为只有这酒楼才有那烈酒杜康。

这小酒楼中有两人一直在与苏启对话直到那两颗头颅被其收走他们才忙起身赶出酒楼。

鬼影的面色比先前还要苍白,他的黑袍上甚至还能看到被火焰灼烧过的痕迹只不过让他急忙出酒楼的并不是圣光的灼烧,让他面色苍白的也不是圣光的灼烧,是因为那一刀,斩断了他的一丝魂!

天明同样也是如此。

他二人以一丝魂控制酒徒,屠夫,那么他们的魂被斩断受伤也是正常!但是就光是那丝魂被斩断?他们能明白魂未灭,他们能感受到那丝魂却无法左右被苏启控制的那丝魂力!

苏启想做什么?对他们的魂做什么?这才是最关键的!

他们面色如此苍白是因为他们自己把那丝魂斩断!他们想让魂自灭但是无法做到!斩断的魂总有一些方法可以连接上本尊!

“该死!”鬼影都没想到苏启竟然如此狡猾,本以为他只是被逼得走投无路所以用上这攻心二字却没想到他早已算计好!让他们放下心来自然才有机会斩落那两颗头颅!

三千佛疯狂的朝着苏启追去就算在白日那眸中的幽绿之光也让人感觉阴森恐怖!

那一道道佛光缠绕组合成一道佛掌,因为要速度所以这道佛掌并不算强大。

佛掌的速度太快,苏启也不敢回头反击所以只能以后背硬抗,装有夜弓晚箭的箭盒出现在其身后就是这瞬间佛掌已落,漆黑的箭盒连带着苏启的身影猛然朝前飞去只听一声轰隆,苏启撞到心境寺大门之上。

真如同九品所说,心境寺关门后知命不可破,这股强大的力量也只是荡起一阵涟漪,心境寺毫发无损。

苏启被震断了几根肋骨,强忍着疼痛他取下了菩提念珠往前一撒,九颗念珠立刻散开散发恢宏佛光,一颗菩提树便扎根在心境寺前,苏启稍微松了口气却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一软斜靠在心境寺大门之前。

三千佛人似乎非常忌惮菩提念珠竟是没有立刻上前,围在菩提树前佛音袅袅,那一双双幽绿阴暗的眸子盯得让人毛骨悚然。

“苏启!是你吗!”

苏启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因为听到了她的声音,他嘴微张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并未回答。

洛禅依一直没有离开,当寺门关后她便一直靠在大门旁,她在等,她在等他出现,她知道他一定会出现的!

苏启狠狠撞在寺门上荡起了一丝丝涟漪,那轰隆的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心一下悬了起来,她用力的拍打着寺门她怒声喊道:“苏启!我知道是你!回答我!”

门外并没有任何回答,似乎她听错了,似乎苏启根本没在门外。

可能吗?

若是别人或许觉得可能但是洛禅依绝对不会!她体内有他的血,她能感受到他就好似他进入九品莲台佛界中便能感受到她一样。

“我知道你在门外,我感受得到就像你能感受到我在门内。”

门外的他坐在青石板上靠着寺门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听着三千佛人道出的袅袅佛印有些心烦所以他的眉头是皱着的。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回答,不知道开口应该说什么所以他才皱起了眉。

菩提树的佛光遮掩了一切就连本应该有的清风都被挡在外面,这样无风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因为此时一缕清风真的能让他稍微舒爽些

天武圣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他好生无情

但是偏偏就不能如意所以他心中真的不算舒爽,他的心情也真的有些烦躁,他甚至连刀都丢在了一旁因为不想拿起。

门外的沉默让她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她怒声喊道:“苏启!你不要自以为是!我不允许你为我做决定!我不允许你决定我要做的事情!你懂吗!”

她愤怒的喊着,她说了很多话,她不喜欢别人提自己做决定就如同父亲未经过自己的同意便定下了她与三皇子李韵的婚约一样。

“你不是要娶我吗?你难道是骗我的?你想违背你的诺言?”

一位女子能这样去质问其实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她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他能回答她,她未想过他竟能如此绝情,竟能一句话一个字都不回复她。

“苏启!我不要你离开我,你回来好吗,有什么我们都可以面对。”她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火凤,面对为了自己连性命都可以豁出的男人她又如何能保持自己的高高在上,保持自己的高冷尊贵?

门内的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带着哭腔,她的声音不再是黄丽般而是带着一丝沙哑“回来!苏启!你开门!我不要你一个人在外面!我害怕!”

“我害怕你离开我......”

“我怕再也见不到你......”

“你凭什么这样做!你凭什么走进我心里又随意去改变我的决定!”

“苏启!你回来!”

他好生无情但是他的眸中却是那么温柔,他看着远方,他想透过菩提树看远方的世界,因为他的目的便是打破远方的世界让她平安的回去......

(未完待续。)

巴中妇科医院
焦作治疗阴道炎费用
吐鲁番治疗阴道炎费用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那条路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好挂号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