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锡林浩特信息网 > 体育

温商VS晋煤还有没有双赢可能

发布时间:2019-11-28 18:04:05

温商VS晋煤:还有没有双赢可能

温州民营企业的资金流,如同《哈利波特》中的游走球,活跃异常,时时让人看不清方向。不久前,因为浙江省出台鼓励民资投资能源领域的新政,让人重拾温商远赴山西炒煤的话题。那么,温商果真从山西铩羽而归了吗?两省的官方和民间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浙江与山西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前景如何?本报驻山西、浙江的,从不同视角解读温商投资晋煤的现象。有的时候,东西部缺乏的只是沟通。山西的温州商人全撤了吗安洋: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市县,都活跃着温州商人的身影。温州商人的资金来源主要有:自有资金,银行借贷,民间筹资。而民间筹资的比例在一些煤矿超过80%。鲍洪俊:据浙江省有关部门的专项调查表明,在山西投资兴办煤矿的温州民营煤矿分布山西全省,大同、朔州、原平、寿阳、长治、晋城等地较为集中,企业共计300多家,累计投资30多亿元,煤炭年产量总计2000多万吨,约占山西煤炭年产量的125,全国煤炭年产量的1/100。安洋:说到温商与晋煤两者的缘分,这话就长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有些温州人进入山西从事井下工程。由于煤价低迷,煤矿效益不好,山西本地的金融系统普遍拒绝给煤矿和矿山贷款。煤炭是高投入产业,山西民间投资者自有资金有限。这时候,温州投资者就充分发挥民间资本丰厚的优势,采用民间借贷的方法,进一步筹集资金。有一批掘井队经理或职工,就顺理成章将沉淀的资本就地转业,成了投资人。随着煤炭市场的景气日盛,在山西的第一批投资者再次回到家乡筹集资金,掀起了温商进驻煤矿的第二次高潮。山西原平市梁沟矿区62个矿中,曾有59个被温州人承包。煤炭能源市场紧俏,温州商人的早期投资得到加倍回报。据温州商人周时选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承包一个3万吨的小煤矿,必要的生产设备、人员工资的投入、承包费,启动资金约需要500万元。度过煤炭市场低迷期,2003年,温州煤商进入丰收期。中小矿每吨煤的开采成本在30元左右,而最便宜的原煤出售价格也在100元吨以上,最贵的洗精煤已卖到500元吨左右,单位产品毛利率远远超过100%,温籍投资者一般2至3年都能收回成本。鲍洪俊:依我看,这缘分结得还要早。我了解到的是,温州民营企业投资山西煤矿主要有两拨儿。一拨是上世纪80年代进入山西打工挖煤的工人,主要是从事井巷掘进工程的工人。这批温州人到山西后勤学技术、吃苦耐劳,对煤炭行业相当熟悉。随着煤炭市场的逐步放开,一部分温州人开始以承包、联营等形式投资经营煤矿。煤炭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一度疲软所导致的煤矿承包费用的走低,确实为温州民资进入山西煤炭业降低了门槛。另一拨是2000年后随着全国煤炭市场回暖而进入山西煤炭行业投资的温州商人。2000年,煤炭价格在多年的低位盘整后突然上扬,煤炭市场形势看好,但山西煤矿建设资金不足,煤炭行业的高风险又使金融借贷难度增加,在山西煤炭开发资本紧缺的情况下,一些以前从事皮革、房产等其他行业的温商抓住市场契机,纷纷转行,以家族集资、民间借贷等形式筹措资金,到山西投资兴矿。近年来全国能源严重短缺的形势,更加快了温州民间资本进驻山西煤炭行业投资经营的趋势。在山西,我相信就是现在,温州商人也不会全体消失。安洋:是的。我最近还碰到几位呢。3月3日上午,在山西省原平市千树沟煤矿,有30多名一线工人正在聆听安全生产课程。这个煤矿的负责人周时选就是温州人,来山西投资煤矿已有20多年。他说现在投资煤矿的门槛越来越高,企业仅去年的安全建设资金就达50多万元。浙晋两地究竟如何评价温商炒煤鲍洪俊:我最近采访了一位对民营经济颇有研究的学者。他的观点在浙江较有代表性。他说:我反对温州炒媒团的说法。温州人到山西等地投资经营煤矿,是浙江民营经济又一次发扬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用实践率先探索市场经济深水区。探索者呛一下水,不必大惊小怪。这位学者特别提到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在参加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审议时的讲话,即要进一步坚定改革的决心和信心,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他认为,不能用行政命令,损伤群众要求发展的积极性。安洋:其实,山西人对温商也不乏积极的评价。我采访过山西省中小矿山企业联合会办公室主任阎敏才,他认为,温州人能够在行业低潮或复苏期提前进入山西投资煤矿,并享受到行业上升时的巨大利润,是机遇,更多的也离不开温州人特有的开拓意识。鲍洪俊:从总体上看,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投资兴办煤矿是一种具有相当风险性的长期投资经营行为,属于正常的市场运作。安洋:山西省一位相关负责人也这样评价温州煤商:把握市场商机,抱团效应,使温州人在山西能源市场有了立足之地,同时获得巨大的财富。在温州煤商中,千万富翁是小字辈,亿万富翁才算业绩突出的呢!鲍洪俊:从投资环节看,温商企业大多以承包形式投资经营煤矿,承包年限一般在几年到几十年之间,具有一定的周期性;从生产环节看,大多数属生产型企业;从销售环节看,基本都是在坑口就地销售煤炭,价格随行就市,并没有通过集中买卖行为炒高煤价。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投资兴办煤矿的总产量很小,即使在市场煤中所占比例也不大,不具备炒作煤炭影响市场的实力。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说过:2004年全国煤炭是19.5亿吨,大约20亿吨吧!其中国有重点占54%,地方国有占15%,加起来70%左右。剩下的30%,是民营煤矿完成。应该看到,煤炭价格的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受国内能源供需趋紧和运力紧张因素影响的结果,并非温州民营企业进入山西煤炭行业进行投机炒作的结果。安洋:应当承认,温州民资的嗅觉相当敏锐,那儿有利润空间,他们就会出现在那里。低进高出,他们曾经获得丰厚回报,也在情理之中。山西提高煤矿投资额度的门槛,是否专门针对温商安洋:山西被称作煤海,但由于增长方式粗放、结构过于单一,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是沉重的资源、生态与环境的代价。目前,山西省有煤矿4100多个,其中年产30万吨以上的矿井仅占总数的8%左右,多、小、散、乱的格局导致回采率低,浪费严重,事故频发。据了解,山西相当数量的小煤矿资源回收率只有20%左右。面对严峻的形势,去年8月,山西省委、省政府决定全面推进煤炭资源整合工作,使山西煤矿总数减至2000个以下;2005年底以前,重点产煤县将关闭9万吨以下小煤矿;5年后,使30万吨以上矿井产量占全省煤炭总产量的90%。这并非专门针对温商。鲍洪俊:但是,温商确实感受到极大的政策风险。一些敏感的温州老板,其实很早就动了从山西撤资的念头。一位不肯提供姓名的温州老板透露,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山西,一开始干的也是掘井工作,后来和几个老乡合伙在山西承包了一个煤矿,2002年、2003年,煤炭市场回暖,他赚了些钱,但在2004年下半年,他果断从煤矿退出,压力太大,风险太高。原平市曾有数十家煤矿被温州老板承包,但现在不少人已经退出了。安洋:那倒也是。与山西省中小煤矿一样,温州商人承包的小煤矿自然也无一例外被列入关闭范围。据了解,温州商人承包的矿井基本产能都在9万吨以下,如今,50%的温州商人已撤离山西。针对温商燕南归现象,周时选解释道,商人跟着市场走,山西煤炭新政已使大多数温州商人失去商机,选择离开是很正常的。但阎敏才告诉我,尽管温商离开有点落寞,但此前红火的煤炭市场让更多的人坦然离去。在山西撤资后的温州商人,大部分都去了越南、缅甸,也有一部分转战陕西、内蒙古。鲍洪俊:但也不能不承认,有不少老板被套住了。我就听到有位温州老板连连叫苦:煤矿不能干了,人心惶惶。在山西没法呆下去了,我们的资金都是家家户户集资的,现在已经投进去不止1000万了。再加上许多媒体将温商投资晋煤定性为市场炒作,温州炒煤团之说不胫而走,甚至有少数媒体幸灾乐祸地嘲笑温商笑着来,哭着走,对温商还是有打击的。安洋:不过,山西省煤炭厅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我,山西省政府决定关闭小煤矿,并不意味着外地煤商就此与晋煤绝缘啊,山西经济发展并不排外。确实,有温州煤商承包期限长达几十年,中途退出必将造成大量投资损失。山西煤炭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不退出就得改造。山西煤炭行业上规模上档次是铁政,对内对外一把尺子量到底。像留下来的周时选就说,留下的温州煤商大多按照山西省政府的煤炭新政,求得生机。温州商人胡育林也表示,自己经营的煤矿虽然关掉3个,但是还有3个能够继续生产,紧跟政策求发展是上策。浙江出台鼓励民资投资能源开发,对两省相携是否也是某种积极暗示安洋:我们也注意到了,新年伊始,浙江省出台《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放宽非公有制经济市场准入,加大对非公有制经济的财税金融支持,提升对非公有制经济社会服务水平,浙江省将探索投融资体制改革与创新,鼓励非公资本组建中小企业风险投资公司、产业投资基金公司,支持民间资本依法投资参股金融机构,进一步规范民间融资。所以,越来越多的浙江人开始在全国各地以及境外投资煤矿、石油和电力市场。我在猜想,利用好浙商的市场投资力量,可能是实现浙江省寻找资源合作关系的有力基石。鲍洪俊:我一直认为,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投资兴办煤矿,是浙江、山西两省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互利合作的有效形式,也是优化资源配置的有效手段。如果能健康发展,既有利于山西省发展能源工业,提升产业层次,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增强经济活力,促进经济发展,又有利于浙江加快建设能源原材料基地,缓解能源瓶颈制约,实现跳出浙江发展浙江战略目标。多年来,我国煤炭社会投资严重不足,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投资兴办煤矿,有利于提升资本效率,为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加大现代化投入、强化安全建设提供了重要契机,也为民营企业进入中国能源领域、参与能源市场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启示和借鉴。安洋:据了解,浙江省的一次能源95%靠省外输入。所以,浙江为建立能源资源保障体系对外积极沟通,面对紧缺的能源欲与资源丰裕的省份建立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非常能够理解的。有迹象表明,他们在从政府部门、骨干企业、散布各地的浙江人商会等各个层面,去寻找各种可能的合作途径。光是2003年10月,浙江省就分别与山西同煤集团、神华集团公司、中煤集团公司及山西省煤运总公司和内蒙古伊泰公司签订了到2010年累计增加3900万吨供煤量的中长期协议,并于2004年开始执行。去年,温州投资的煤炭产量相当于浙江省需求量的14左右,温商周时选就说,在运力达到的情况下,支援家乡建设是每个温州煤商的心愿。鲍洪俊:年初,浙江省政府出台的非公32条,明确了只要市场准许进入,各方投资主体都应该一视同仁。正如温家宝总理在参加全国人大浙江省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给所有企业创造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的发展环境,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所以,希望各地也不会再有对健康民资的歧视性行为和舆论了。安洋:山西省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山西省与浙江省在能源合作领域前景广阔,温州商人进入山西能源领域无疑是政府的另一个代言人!浙江省是沿海经济发达省份,2004年,山西省政府代表团前往浙江省考察,希望实现优势互补、共赢发展。在浙江项目推介会上,山西省与浙江签约的经济合作项目共有27项,总投资76.47亿元,引进资金35.72亿元,两个推介会共签定经济合作项目47项,引进资金近百亿元,这些项目的实施将促进山西传统产业的优化升级。鲍洪俊: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终能达到双赢的目的。来源:人民第二版

装修攻略
综合
租房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